首頁 轉會新聞 國家隊排名 聯賽排名 俱樂部排名 教練排名 球員身價排名
首頁 >> 新聞 >> 足球報:決策錯誤釀大禍,U19女足出局樸泰夏難辭其咎

足球報:決策錯誤釀大禍,U19女足出局樸泰夏難辭其咎

虎撲11月4日訊 昨天下午U19女足亞錦賽小組賽,中國女足U19以1-2的比分不敵日本女足U19,小組賽1勝2負遺憾出局,無緣明年女足世青賽。《足球報》撰文稱,選帥決策錯誤釀大禍,U19女足無緣世青賽樸泰夏難辭其咎。

這是一場早可以預見的失敗,也是一次本可以避免的悲情。

張琳艷屢屢在日本三四名球員包夾下的一條龍突破像是中國女足國青隊最后的掙扎,卻無力挽回敗局。11月3日進行的女足亞青賽小組賽末輪生死戰,U19中國女足1-2不敵日本,小組賽一勝兩負,排名第三,慘遭淘汰。

這是中國女足國青隊歷史上第三次未能晉級世青賽,也是第一次未能在亞青賽小組出線。

樸泰夏難辭其咎

中國女足國青隊的命運,從首戰對陣韓國的閃電丟球就埋下了伏筆。

祭出五后衛陣型的U19中國女足被普遍認為擁有一條足夠堅固的防線,但韓國隊只用了32秒就給了中國隊當頭一棒。五后衛體系的三中衛踢法,是樸泰夏在延邊時期所擅長的,但中國女足各級國字號都沒有使用過。

在三中衛體系下,兩個邊翼衛楊淑慧和卓瑪吉都不具備一個人打通一條邊的能力。其實,即便在中國女足成年國家隊中,助攻能力出眾的邊后衛也是鳳毛麟角,這也是歷任中國女足主帥最為頭疼的位置。

與此同時,這支國青隊其實也一直沒有選出一條穩定的三中衛。兩名多次跳級入選過國家隊、并參加過世青賽的隊長竇加星和汪琳琳幾乎每場都有低級失誤,而另一個中后衛人選則一直在換,無論是袁叢、司雨還是楊曉霞,表現都不穩定。

首戰韓國隊是事關中國隊能否小組出線的關鍵戰、末輪戰日本是唯有獲勝才能晉級的生死戰——在這樣必勝的比賽中排出以防守為主的陣型,樸泰夏的排兵布陣飽受詬病。對陣日本賽前,當隊員得知還是踢541陣型時,其實就已經對拿下這場比賽不抱有太大期望。

41陣型的不合適,只是樸泰夏不夠了解這支球隊的一個縮影。“一支令人失望的三無球隊”,是素來對女足足夠寬容的球迷看了亞青賽后的普遍感嘆。

在整個亞青賽的小組賽中,中國女足國青隊一直暴露出三線脫節、只會回傳、無人接應、防守失位,以及進攻乏力等諸多問題。除了張琳艷、韓旋和楊倩等極少數球員在個體上的偶然閃光,球隊的表現令人絕望,絲毫沒有整體可言。

在樸泰夏入主后,這支U19中國女足進行了整整八期集訓。但就連球隊內部的人都吐槽說,以球隊在球場上的表現,“根本看不出練了什么”。

即便是韓國人最為擅長的體能優勢,樸泰夏也未能帶給這支中國女足國青。事實上,這支U19國青女足的訓練量非常大,通常都是上下午分別練足兩小時,但卻幾乎每場都會出現在拼搶都不夠兇狠的情況下,屢屢出現體能透支、抽筋的現象。“拼勁和體能,甚至不如陳婉婷帶的U16國少”,不少球迷直言不諱。

在開除傳球最具滲透力的前隊長沈夢雨后,樸泰夏在用人上一直沒有找到最佳配置。其中,把具備極強突破能力的張琳艷放在后腰位置上,算是最大的敗筆。在后腰位置上,已經能在成年女甲聯賽踢上主力的邵詩雨在此前的廈門四國賽上表現出色,但在整個亞青賽期間卻機會寥寥。事實上,中國隊小組第二場對陣緬甸,正是邵詩雨在下半場的出場解放了張琳艷、同時也組織起了中場。即便如此,在關鍵的對陣日本一役中,邵詩雨依然沒有機會。

對陣日本,中國女足國青隊在兩球落后的情況下,才在最后二十分鐘換上孫評委出任后腰,將張琳艷解放到右邊前。這個換人剛剛作出,張琳艷連續突破對方多人防守后的橫傳,助攻孫評委扳回一球——如果張琳艷不是被限制在從未踢過的后腰位置,她原本可以更多在禁區附近制造威脅。

此外,讓腳法并不好的中后衛包辦并浪費前場所有的任意球、讓踢中后衛的竇加星在比分落后時踢前鋒、讓只有身材優勢的田云朗在反擊中出任單前鋒等等,都是樸泰夏在臨場指揮上的失敗之處。

決策錯誤釀大禍

U19中國女足在亞青賽被淘汰之日,距離樸泰夏正式與中國女足結緣,差不多將近一年。

事實上,去年12月12日,中國足協是官宣樸泰夏為中國女足黃隊(即二隊)主帥的,并同時宣布了中國女子曲棍球昔日的魔鬼教頭金昶伯為體能教練。為了讓這兩個令人大跌眼鏡的官宣顯得“合理”,中國足協當時還事先安排了眾多媒體,提前準備了關于這兩則任命足夠“科學”的官方通稿。

三個月后,由于女足黃隊并沒有正式比賽可打,樸泰夏悄然成為了這支U19女足國青的主帥——而這一次,并沒有任何公示。此前,剛接手這支U19國青女足、僅帶隊赴美國打了一次友誼賽的王軍則被下課。

整件事的荒誕就在于此。

一旦輸球就全怪教練、尤其是外教,是中國足壇近幾年常用的套路。樸泰夏作為主教練,縱然得為中國女足國青隊的歷史最差戰績負責,但草率任命一名從未涉足過女足的外教的決策,才是釀造這起悲劇的根源。

當初,中國足協看中樸泰夏的,是其執教過男足職業球隊的豐富經驗,以及注重體能和跑動的執教風格。遺憾的是,帶男足職業球隊和帶女足青年隊是截然不同的,而足球比賽,也不是跑步比賽。

“樸導肯定也盡力了,只是他可能不適合我們。”國青女足的小將就坦言,樸泰夏的戰術理念過于深奧,她們都沒有練過,踢不出他想要的效果。

由于語言文化差異,以及從未有過帶女足的經驗,樸泰夏在球隊管理上,也沒能取得成功。最典型的例子,樸泰夏帶隊少有主力替補之分,一個位置上的球員一旦表現不好,第二場就會被取代。在成年男足職業隊,這樣的做法更為公平也更為有效,但在心智尚未成熟的女足姑娘看來,會有不被信任的感覺。其實只有帶過女足球隊的教練,才熟諳這些特定的心理方面的經驗。

中國女足青年隊,并非沒有合適的人選。在樸泰夏之前,率領這支U19中國女足的是本土少帥王軍。王軍過去曾兩次率領中國女足國青隊出征過亞青賽,并曾在世青賽上率領中國女足國青隊打出過5比5逼平德國隊的經典戰役。他一手培養了唐佳麗、譚茹殷、王霜等94、95黃金一代,以及王珊珊、韓鵬等天津的國腳。

這支U19中國女足國青在一年的時間里換了陸億良、王軍和樸泰夏三名主帥,其中,只有王軍是隊員們唯一信服的:“在王導手下,自己的特點能夠得到發揮。”悲哀的是,早在王軍接手這支球隊之初,他本人以及球員,都知道他只是臨時工,肯定會被外教取代——所有女足國字號梯隊必須使用外教,是當時足協領導的硬性規定。樸泰夏即是這種賭博式換帥下的產物。

這支中國女足國青真的那么差嗎?熟知女足的圈內人均給出了否定的意見:相比于U16女足國少薄弱的基礎,這支U19女足國青是有不少好苗子的。汪琳琳、張琳艷都曾在世青賽上大放異彩,不少球員跳級進過國家隊,替補席上也坐著眾多女超、女甲聯賽上的主力。

這批以千禧年之后球員為班底的中國女足國青,其實還曾在兩年前國少時期,以一場水銀瀉地5比4逆轉美國的戰役,上過熱搜。彼時,球隊的主帥是老女足國腳高紅。“今天日本隊的打法,就很像高導(紅)之前帶我們的打法,特別懷念。”在亞青賽被淘汰后,當年也參加了亞少賽的球員感嘆道。

遺憾的是,高紅和王軍一樣,未能得到中國足協足夠多的支持。在當年未能率隊獲得世少賽資格后,高紅賦閑了一段時間,目前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立大學擔任義務助教。而王軍則被打發去執教沒有任何正式大賽任務的U18中國女足。

一個月前,陳婉婷率領的U16中國女足國少雖然也未能晉級世少賽,但球隊在亞少賽上所展現出來的成長與進步,依然得到了外界眾多好評。作為一名從未踢過職業足球的中國香港教練,陳婉婷的執教能力未必強過樸泰夏,但她帶U16女足國少,可能勝在“合適”二字。

公眾沒有了解的是,陳婉婷和王軍、高紅一樣,都有著自己的執教理念和人格魅力,但同樣也有短板。陳婉婷的幸運之處,在于她得到了足夠多的外部支持,給予了她足夠的信任,以及犯錯和成長的機會。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日本女足就是一面最好的鏡子。這支U19日本女足的主帥池田太是去年亞足聯的最佳青年女足主帥,此前就率上一批日本女足國青先后拿到了亞青賽和世青賽的冠軍,隨后,池田太又繼續接手這一批日本女足國青。如果翻看日本女足國家隊近兩名主帥高倉麻子和佐佐木則夫的履歷,其執教軌跡如出一轍——都是從女足青年國字號主帥,做到女足國家隊助理教練,再出任國家隊主帥,一步一個腳印。

不可否認的是,由于不像男足一樣處于一個激烈市場競爭的環境,中國女足圈內,長期扎根于一線且不斷自我提高,同時具備執教能力與經驗、并接軌國際的本土教練屈指可數。但相比于賭博式選帥造成連續無緣世界舞臺的慘痛教訓,中國女足的青年國字號其實并非沒有選擇。

根據亞足聯最新的規定,下一屆女足亞少賽和亞青賽都將推遲一年,于2022年進行。這樣,女足亞少賽和亞青賽也將相應改為U17亞少賽和U20亞青賽,與世少賽和世青賽同步。在今年連續無緣世少賽和世青賽之后,中國女足的青年國字號,恐怕需要在未來的數年中,更奮力地追趕,才不會被世界拋棄。????

11-04 10:51 發布
喜歡,就說幾句...
第一足球比分网